什剎海銀錠橋的前世今生:民間流傳“燕京小八景”之一_歷史_中國小康網

2019-04-12 10:15:51 來源:中國新聞網 作者:李子木 責任編輯:楊小兌 字號:T|T
摘要】銀錠橋位于什剎海前海和后海之間的水道上,為南北向的單孔石拱橋,南北橫跨在連接兩海的細脖處。過去,站在銀錠橋上可望見西山,“銀錠觀山”因而成為民間流傳的“燕京小八景”之一。

  銀錠橋位于什剎海前海和后海之間的水道上,為南北向的單孔石拱橋,南北橫跨在連接兩海的細脖處。過去,站在銀錠橋上可望見西山,“銀錠觀山”因而成為民間流傳的“燕京小八景”之一。如今,銀錠橋也是人們游覽什剎海的必經之處,不僅可以漫步觀景、泛舟橋下,還可在橋邊的飯館里享受正宗的京味兒美食。

  銀錠橋是一座屬于老北京人的橋,這座充滿故事、至今行人如織的古橋還曾被搬上話劇舞臺,而近日因“蘇大強”一角而獲得關注的演員倪大紅,便在劇中扮演了一位在銀錠橋旁開飯館的普通人。那么,什剎海的這座古橋,究竟有著怎樣的前世與今生呢?

  銀錠橋究竟因何得名

  銀錠橋坐落在什剎海前海和后海交匯處,南北向,單孔石拱,“節式”石欄桿,兩端有八字欄桿和抱鼓石(橋欄兩端的鼓形構件),橋身兩側帶燕翅墻(橋孔外、河道兩邊各有一道直墻,直墻前為向外撇的斜墻,呈“八”字形,形似燕翅)。

  銀錠橋造橋年代不詳,一說“建于明正統年間”(1436年至1449年),古橋梁專家孔慶普執此說。然而,此說卻有一例可為反證。明正統至正德時人李東陽(1447年至1516年)家住前海北岸一帶,著有《西涯雜詠》,誦什剎海一帶建筑、風光,如海子、西山、響閘、慈恩寺、飲馬池、楊柳灣、鐘鼓樓、桔槔亭、稻田、蓮池、菜園、廣福觀等十二首,其中卻沒有銀錠橋。有人據此分析認為:一種可能是當時銀錠橋并不出名,另一種可能是李東陽在世時,銀錠橋尚未修建。

  關于“銀錠”的得名,有多種說法:一、橋形像倒置的元寶;二、早期橋面石板用鐵鋦相連,鐵鋦“束腰形”的形狀,經車行人走,磨得閃光發亮,其形狀和光澤均似銀錠;三、橋下木樁基礎用鐵鋦連結,鐵鋦銀錠形。孔慶普在其著作《城:我與北京的八十年》中稱:“銀錠橋的特點,橋面窄而短,橋堍寬而長,其平面如同銀錠形。”銀錠橋的橋面兩端向外延展,呈“八”字形,整個橋面像銀錠,此說流傳最廣,也最為可靠。關于木樁鐵鋦的建造辦法,曾有一篇名為《銀錠橋之謎》的文章有較為詳細的描述:銀錠橋的橋基是一排排木樁,用銀錠形鐵鋦相連,1990年重建時,將鐵鋦鑲在橋面南北兩端的石板上,連結第二排和第三排、第三排和第四排石板,左右各兩個,一端四個,共八個,而“銀錠”橋名就得自銀錠形的鐵鋦,可備一說。

  明清時期的銀錠橋景觀

  古時銀錠橋南有座觀音庵,明代《帝京景物略》記載,“崇禎癸酉歲(崇禎六年,1633年)深冬,英國公乘冰床,渡北湖,過銀錠橋之觀音庵,立地一望而大驚,急買庵地之半,園之,構一亭、一軒、一臺耳。”據載,一位“英國公”乘冰床渡什剎海游銀錠橋時,見觀音庵所在地方風景佳好,遂買下一半庵地建園。那么,這位“英國公”究竟是何許人也?

  史載,明代第一位“英國公”是張輔,為榮國公、河間王張玉之長子。張輔以靖難之役有功,封信安伯,進封新城侯。明永樂六年(1408年),以征伐安南(今越南)功封英國公,封號世襲。根據時間判斷,在銀錠橋買地造園的“英國公”應該是其后裔張世澤,其人于崇禎十六年(1643年)襲爵,后死于李自成農民軍之手。

  據《帝京景物略》記載,此地一面是古寺觀音庵,三面湖水。園亭對著銀錠橋,人在亭中,可以看見橋上各色行人。“但坐一方,方望周畢,其內一周,二面海子,一面湖也,一面古木古寺,新園亭也。園亭對者,橋也。過橋人種種,入我望中,與我分望。”并且,此處“西接西山,層層彎彎,曉青暮紫,近如可攀”。園距西山雖然很遠,山形山色在目,又好像很近,近得舉步即可登山,為此處美景增添了幾許山水畫意。

  明人黃正色《春日過銀錠橋》詩云:“遠水未成白,長條復新黃。鱗鱗魚岸出,唶唶鳥林翔。寒去身猶褐,春將野可觴。客行冗似昨,又向一年芳。”正稱贊了銀錠橋的春日美景,遠水綠波,柳條嫩黃,魚游水岸,鳥飛林間,寒氣已經退去,正是踏青醵飲時節;離家客行,時光荏苒,又迎華月芳年。

  至清代,銀錠橋地區建造了更多園林宅邸,自然與人文景觀相映成趣。清人宋犖《過銀錠橋舊居》詩云:“鼓樓西接后湖灣,銀錠橋橫夕照間。不盡滄波連太液,依然晴翠送遙山。舊時院落松槐在,仙境笙簧歲月閑。白首煉師茶話久,春風料峭暮鴉還。”銀錠橋在鼓樓西南,什剎海前海南接太液池(今北海),沿岸一帶多園林宅邸,管弦歌吹,有似仙境——與煉師飲茶閑談,不覺天色將晚,飛鳥還巢,可謂逍遙。

相關推薦


解讀中國 關注民生 引領休閑
掃碼關注中國小康網公眾號
ID:chxk365
返回頂部
黑帽SEO